西红柿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不义超人从漫威开始 > 第四百章 突发事件全文阅读
咪乐|直播|app|色版下载 在此基础上,1942年9月下旬,陕甘宁边区专门召集分区专员,延安、安塞、甘泉等县县长,以及其他一部分县、区、乡干部,举行简政座谈会。

大海之中。

波塞冬刚刚和自己的海豚温存了一下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宫殿。

一边拿三叉戟排开水浪,波塞冬一边凑到宫殿门口,朝里面小心的看上一眼。

还好还好,自己的夫人不在。

波塞冬的夫人,名为安菲特里忒。

怎么形容这个女人呢……。

作为被波塞冬抢来的女人……。

呃,好吧,希腊主神里不得不提的一件事情就是……

宙斯他们哥仨的性格特别相似,他们面对很多情况的选择几乎都没什么区别,比如面对婚姻……。

他们的老婆都是抢的!

安菲特里忒原是大洋之神俄刻阿诺斯和沧海女神泰西丝的女儿,如果没有波塞冬的话,安菲特里忒应该拥有一段作为大洋仙女的美好人生。

但很可惜,在一个还算晴朗,但并不幸运的日子里。

安菲特里忒和自己的姐妹一起去纳格索斯岛上度假。

这是一群正值豆蔻年华的幼神,她们载歌载舞,饮酒奏乐,歌舞持续不断。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的歌声通过海水,传到了正在海底搞海豚的波塞冬耳朵里。

咳咳,这里不得不解释一下,海豚从某方面来讲,可以将其理解为波塞冬的象征。

所以,他搞海豚的行为并不羞耻,他只是在自渎罢了。

总之,愉悦到一半的波塞冬被大洋仙女们的歌声深深吸引。

他放弃了海豚,转眼就顺着大海冲到了纳格索斯岛上。

在他上岸的一瞬间,当海水从他眼睑上滴落的那一刻。

安菲特里忒的身影恰恰冲进了他的眼眶!

那一刻,波塞冬疯了。

他发狂一样的像安菲特里忒求爱!

他是怎么求爱的呢?

他特么的就像条鲨鱼一样,直接朝安菲特里忒扑了过去!

可怜的大洋仙女被恐怖的波塞冬吓坏了,这女孩儿立马转身逃窜。

她呼唤大海为她提供帮助,在波塞冬精虫上脑到还没来得及控制大海时,她一路逃出超过上百海里。

看着离去的女孩儿,波塞冬立马打算追逐出去。

可海豚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海豚表示,自己可以帮助波塞冬追回安菲特里忒!

就这样,海豚追逐安菲特里忒整整半个小时,终于将安菲特里忒围堵在了特里南斯湾,也就是如今的波塞冬尼尔湾。

波塞冬尼尔的意思就是波塞冬的妻子……。

就此,被逼无奈的女孩儿只好坐在海豚背上,被海豚送回了波塞冬的宫殿。

那一晚,泪流满面的女孩儿成为了波塞冬的妻子,而从那之后,她几乎在没有对波塞冬说过任何一句话。

对此,波塞冬并不像宙斯一样,对自己的妻子弃若敝履。

恰恰因为她不发一言,恰恰因为她从来都不管波塞冬的那些猎艳行为。

正因为她不管,贱不贱呐你说,波塞冬偏偏希望她多管一管。

总而言之,每一次猎艳之后,当波塞冬回到宫殿,看到冷漠到毫不在乎的安菲特里忒之后。

波塞冬总会觉得内疚!

久而久之,波塞冬就越来越内疚,越来越内疚。

就这样,波塞冬终于成为了一个从没被妻子管过的妻管严……。

当然,他并不觉得自己妻管炎,他只是太爱她的妻子了。

有多爱呢?

那条为他带回安菲特里忒的海豚,被波塞冬赐予了成为星辰的资格。

那个海豚,就是我们常常听说的海豚座!

这只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就像此时一样。

回到宫殿的他,居然摆出了在外面难得一见的畏首畏尾的姿态。

就在波塞冬小心的迈步同时,宫殿门口不远处,美丽的安菲特里忒满脸黑线的看着好似窃贼一般的波塞冬。

直到现在,波塞冬才发现自己已经被老婆看到了。

顿时,波塞冬有些羞恼,自己何时被人看见过如今的狼狈样子。

他很想发火。

但他再一看安菲特里忒那死寂的表情,愧疚顿时击败了他所有的愤怒。

于是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接着对安菲特里忒问到。

“亲爱的,你可不是会在宫殿门口等待我的性子。

所以,我们的大海出了什么事?”

话音落下,波塞冬来到安菲特里忒面前,尝试伸手轻抚自己老婆的头发。

可海洋仙女安菲特里忒却只是冷冷的躲开了波塞冬的手。

见到老婆这幅样子,波塞冬满腔郁闷没法抒发,他只好不爽的摆了摆手,说到。

“见鬼的,当初我们兄弟三个抽签,为什么老子就抽到了见鬼的大海。

这里面除了毫无意义的珍珠钻石玛瑙和宝玉以外,根本没有半点吸引我们的东西。

我特么为什么没抽到奥林匹斯,就算我抽到冥界,至少我们还可以拿那些有趣的灵魂当玩具取乐!”

话音落下,波塞冬仔细观察起老婆的面容,很好,老婆依然还是以往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于是。波塞冬试探着说道。

“都是我的错,亲爱的,如果我能拥有天空和大海,我就能给你一个更好的名号。

就像我说的那样,大海里的麻烦真的太多了,你遇到什么麻烦了么,和我说说可以么?”

话音落下,波塞冬对面的安菲特里忒点了点头。

紧接着,她挥挥手,海水顿时分出一缕,在波塞冬面前组成了美丽的文字。

那些文字的内容是。

「蠢货,去品味今日那海水的味道!」

“嗯?”

波塞冬一愣。

“海水的味道?”

话音落下,波塞冬立马轻嗅一下。

仅仅一下,波塞冬笑了。

“真想不到,大海里居然多出了一股半神血液和死亡的味道。

啊哈哈哈哈哈!

真是笑死我了,这是我的哪个兄弟或者后辈的儿子死了?”

一边说,波塞冬一边还比划着搞笑的手势。

“最好是宙斯那个混账的儿子,见鬼的,他那些儿子有一个算一个,全死了才能让我安心。

毕竟这整个奥林匹斯,就只有宙斯能和我比拼一下后裔的数量!

安菲特里忒,等我!

等我慢慢干掉宙斯的儿子们。

当他孤立无援之后,我就带着我的儿子推翻宙斯,到时候我也让你坐一坐神后的位置!

我知道你这么多年一直不开心,你的美丽足够让你拥有世上的一切地位。

但我能给你的却只有……。”

啪!!!

扑面而来的洋流打断了波塞冬的话。

波塞冬呆滞的停了下来,接着他迷茫的看向自己的爱人。

“亲爱的,你为什么拿水拍我?

我知道我错了,虽然我不知道我错在哪儿,但你……。”

「傻逼!」

波塞冬又一次停下来了,面前的水字让波塞冬羞恼异常,他终于忍不住愤怒的看向安菲特里忒。

“老婆,你太过分了,我错了,你居然只拿水去打我的脸!

我需要的是你那完美的手掌抽出的巴掌,只有那才能把我打醒!

不过你稍等一下,我想想,我哪儿出了问题?”

话音落下,波塞冬沿着之前的思路思索起来。

这一次,他终于明白了?

只见他狠狠嗅了嗅海水的气味儿,接着他满脸懵逼的瞪大了眼睛。

“我艹,这是什么情况,死的是我儿子,我儿子!!!”

一声大吼,波塞冬直接疯了,他不在乎他死了儿子,他生气是因为他这死去的儿子让他在安菲特里忒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

于是吼过之后,波塞冬立马拉住了安菲特里忒的手。

面对安菲特里忒不断抗拒着打算抽手的动作,波塞冬赶紧说到。

“我真是太庆幸了,亲爱的,死去的虽然是我的儿子,但他并不是我们的孩子,我可真是太高兴了!

不过,无论我这该死的儿子,还是杀死他的人!

他们居然让你担心了!”

说到这儿,波塞冬收回手,同时将双手死死的握成了拳。

“等着我,我这就去解决让你担心的罪魁祸首!!!”

他对安菲特里忒大喊一声,接着立马冲出大殿。

转眼间,海豚来到他的胯下,他骑着海豚追逐洋流,转眼穿越数千万海里,径直来到了布特斯尸体漂流的地方。

当他看到了皮特斯的尸体之后,他恍然的点了点头,原来死的是这个儿子啊。

有点可惜,这个儿子还是蛮优秀的,不过他叫什么来着?

波塞冬一时没想起来,于是他只好在回忆半秒之后,充满遗憾地放弃了回忆这个儿子姓名的的决定。

只见他挥手召来附近的鱼虾,那些鱼虾立马将皮特斯的死因告诉了波塞冬。

至此,波塞冬终于找到了目标,阿瑞斯!

居然是阿瑞斯杀了自己的儿子,就因为自己的儿子勾搭了他的一个女儿?!!

“见鬼的,去奥林匹斯的战神宫殿!”

波塞冬狠狠拍了拍海豚的脊背,海豚立马带着他冲向天空。

至于海豚为什么会飞?

人家不是普通的海豚,人家是海豚座哒!!!

……

另一方面,奥林匹斯。

……

宙斯一脸满足的离开了赫拉的宫殿。

一边走,他还一边缅怀的摸了摸自己头上那绿油油的,看上去格外完美和自然的桂冠。

“哎,哪怕我一次次伤了她的心,她也一直像过去那样深爱着我!”

话音落下,宙斯不再去想赫拉和自己曾经的嫌隙,他满脑子都是赫拉昔日令他深爱过的某些特性。

一时之间,宙斯居然有些兴起了,他突然觉得如今这样的赫拉,似乎重新吸引到他了!

那种傲娇,那种厌恶同时还蕴含着百般滋味儿的眼神。

那种……那种不同以往的,独有特色的,无比吸引人的味道。

宙斯醉了……。

可就在宙斯心驰神往不到半分钟,没等他彻底离开赫拉的树林时。

奥林匹斯山无比遥远的某个方向,突然传来一声格外剧烈的爆炸声!

听到那声音的一瞬间,宙斯立马皱起眉头。

“这个方向……

是阿瑞斯的神殿?”

疑惑的自语之后,宙斯赶忙朝阿瑞斯的神殿赶了过去。

……

与此同时,阿瑞斯神殿前方,波塞冬正与阿瑞斯互相对峙着。

在他们之间,阿瑞斯那曾经无比辉煌的正门走道,彻底变成了一片废墟!

那条长达四十公里的走道两旁,原本挂满了阿瑞斯的各种战利品。

战利品大多是被阿瑞斯杀死的敌人的头颅,或者头颅腐化之后剩下的头骨。

可是现在,那些令阿瑞斯无比骄傲的战利品,全都在这一次突然的袭击中彻底消失了!

怀揣着无比心痛和愤怒的感情,阿瑞斯死死瞪向波塞冬。

这位海神冷着脸伸出右手,刚刚被他投掷出去,毁灭了阿瑞斯战利品走道的三叉戟,顿时回到了他的手里。

拿着自己的武器,波塞冬咬了咬牙,大骂道。

“你居然杀了我的儿子,而且还把他的尸体嚣张的扔进了我的大海里!”

大吼同时,波塞冬重新擎起三叉戟,幽蓝色的水流顿时聚集在他的三叉戟上。

一边做准备,波塞冬一边对阿瑞斯继续大骂道。

“谁给你的勇气,谁给你的,蠢货!

是你那名为宙斯的父亲么,是么?!!”

最后的问题问出之后,波塞冬直接将长矛投掷出去。

转眼间,长矛就好似席卷天空的浪潮一样,砸在了阿瑞斯面前。

面对来势汹汹的三叉戟,阿瑞斯猛的拔出背后的长剑。

一记重劈之后,阿瑞斯总算将波塞冬的三叉戟砸飞出去。

摆脱了三叉戟之后,阿瑞斯同样愤怒的看相波塞冬。

他盯着波塞冬的眼睛不放,同时吼道。

“你是怎么有脸说出如今这些话的?

你只是失去了一个儿子,但我的女儿可是差点就失去了贞洁啊!”

“你……你!!!”

面对阿瑞斯毫不讲理的话,波塞冬气的周身都在颤抖!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呸,波塞冬,不要说是那个什么布特斯!

就算是你其他所有的儿子,甚至是你亲自骚扰我的女儿!

记住,混账,无论谁想伤害她们,我都会把那个混蛋活活剐死!

我决不食言!!!”

伴着愤怒的吼叫,阿瑞斯恶狠狠的扑向波塞冬。

不过他心里有数,他们的矛盾还没有达到不死不休的程度。

自己的战利品走道被毁了,但那不算什么。

自己正愁没有地方安置新的战利品呢!

至于波塞冬死了个儿子……。

天知道他有多少儿子,那根本不是需要考虑的事情。

所以,在冲刺过程中,阿瑞斯悄然将长剑收了起来。

对面,眼看阿瑞斯收起长剑,波塞冬眼睛一亮。

懂行啊兄弟!

只用拳脚的话,不用担心损失和受伤,就可以拿到为老婆殴打战神的荣誉来讨老婆开心……。

这可真是,真是太特么合适了!

就这样,波塞冬也默契的收回了自己的三叉戟!

两位主神顿时扭打在一起,他们打着打着,逐渐打下了奥林匹斯,一路打到人间!

等宙斯来到阿瑞斯神殿附近时,他看见的就只有一片废墟,和阿瑞斯那满脸骄傲的家人!

面对阿瑞斯的老婆,自己的女儿。

宙斯询问了现场的情况和阿瑞斯的去向。

很快,他就大概想通了如今的情况。

以他的阅历,他当然明白阿瑞斯和波塞冬打下凡间的用意。

连武器都没用,他俩显然是心里有数。

至于打下凡间……。

妈的两个老戏骨怕是担心在其他诸神眼里被看穿吧!

想通之后,宙斯笑着对阿瑞斯的妻子说道。

“放心吧,厄倪俄,我敢保证,你的丈夫绝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当然,我也保证波塞冬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我们是亲人,是朋友,波塞冬和阿瑞斯虽然略有嫌隙,但他们都是亲人!

我了解他们,他们绝不会把事情闹大到无法收……?!!”

轰!!!

飒飒飒!!!

哗啦哗啦!!!

砰!!!

宙斯的大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奥林匹斯下方大海上传来的剧烈波动,就让他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话!

此时此刻,他就和身边的厄倪俄一起,呆滞的看向从雅典到波塞冬海中宫殿中间这上千万公里的距离!

在他们眼中,一股恐怖的力量以雅典卫城西南方为起点,一直到波塞冬宫殿为止。

无论高山还是大河,更不要说大海那无处不在的海水了!

没有任何物质能阻挡这股力量!

天在颤抖,大地为这力量让路,至于大海,大海已经中分了!

看着这股力量造成的恐怖效果,再看看身旁那惊慌到难以附加的厄倪俄。

宙斯突然很想捶死波塞冬和阿瑞斯!

见鬼的,不是都选择不使用武器了么?

那为什么要打到如今这种无法收场的地步?!!

为什么?!!

百度